联系我们CONTACT US


电 话: 0797-5323066
邮 箱: xgxwhg@163.com
网 址: www.gzxgxwhg.com
地 址: 江西省兴国县背街八号
邮 编: 342400

兴国山歌的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群文研究 - 兴国山歌文化研究
兴国山歌的分类
发布时间:2015.05.28 新闻来源:兴趣部落365棋牌_365棋牌卡房间咋办_365棋牌客服电话 杨纲辉 浏览次数:5275

在兴国山歌的研究工作中,分类是一个复杂而又不可忽视的重要课题。

我们认为,兴国山歌的分类标准必须明确、统一。兴国山歌之所以产生不同的体裁和形式,其主要原因就是由于它们演唱的场合和功用不同。换言之,不同的演唱场合和不同的功用,就会形成不同的体裁形式和性格特点,必须考虑场合、功用、歌词、歌腔四者的一致性。那种把歌词与歌腔、场合与歌腔分开而论的分类考虑是不符合兴国山歌的实际情况的。

当然,考虑到各类山歌在其发展过程中,常常是相互影响、彼此吸收,所以在分类时,必然会出现不少跨类和交叉的现象。那未,就得按其主要的性质和特点,来决定其归属。

按系统论的观点,兴国山歌的分类是若干个子系统组成的多层次结构,它的每个子系统又由若干个更小的子系统组成。一般地说,设类既不能太少也不宜过多。太少就很难体现兴国山歌的丰富性。容易把某些形式品种漏掉,过多,把所有形式品种都罗列起来,就失掉了分类的意义,实质上也就等于取消了分类。

兴国山歌大致可分为:1、情歌;2、生产、生活歌;3、时政歌;4、民俗歌;5、特形歌等五大类。现略述于后:

一、情歌

它是兴国山歌中数量最多、艺术成就最高的一类山歌。占据着传统山歌的主导地位。情歌根据演唱场合和功用的不同,可分为谣唱体和叙事体两大类。

1、谣唱体情歌

其演唱场合均在野外。或山间田野,或河畔路旁,或村前寨后。人们四散在野外,或劳作、或赶路、或歇息,为了旷心怡神,抒发情怀,遥呼对答,相互唱和在这样空旷的演唱场合,传递思想感情,当拣最精炼的内容和最鲜明简洁的方式。因而,此类山歌都是篇幅小,绝大多数均为七言四句体,少量五句体或六句体。歌腔较高亢、奔放,节奏较自由。

谣唱体情歌,大多是青年男女以寻求配偶,缔结婚姻为主要目的,直接歌唱爱情,亦即直接用山歌谈情说爱,歌词都以第一人称演唱。这种以唱山歌为主要表现形式的群体社交活动,也允许已婚青年、甚或中老年人参加,因此,它还有相互结交、寻求友谊、展露歌才的娱乐性质。

青年男女在这里享受着充分的社交自由,端午、中秋两节尤甚,借上山采药、摘杨梅以及放风筝、登高子机,彼此唱和、倾诉心声,那真是山歌漫卷!每座山,每条坑,每个角落都有山歌声。由于这种历史习俗的特殊性,他们可以寻求任何具备客家美德的、情投意合的情人。这种情歌体裁便诉尽了纯真、朴实的情爱和对自由婚姻的向往。忠贞不渝的爱情成为其万变不离的主题。

过去,兴国客家的青年男女,都是以歌相识、以歌传情的,这类情歌大多是传统的(当然也有新编的),经历代歌手不断加工、锤炼,其歌词大多内容健康、情操高尚,比喻贴切,群众语言丰富生动。

爱情生活往往曲折复杂,各种复杂的内心世界,都得借助不同的方式、不同的情调来予以表达,从而使谣唱体情歌逐步凝结成一定规律的骨架,其表现特征是歌唱的程式化。由于它以感情发展的进程为线索,根源于客家的婚姻与爱情,在历史实践的考验中不断完善,这种程式本身便体现了循序渐进、层层深入的民间歌唱传统。

大体经历如下情感发展的过程:

相识:青年男女借歌相识,以歌传情。初见面时,必先顾左右而言他,或经过一番自我谦虚和表白,说明唱歌的来由。如:

冇年得纪唔唱歌,风光日子有几多?

再过两年老两岁,黄泥拥到颈筋窝。

又如:

郎打山歌妹来听,只只山歌妹有名。

只只山歌妹有份,一只冇妹唱唔成。

(这叫“引歌”);然后,他们通过各种巧妙的比兴,相互抒发对对方的敬意和好感,以激发对方的歌兴,表达要求与对方结交的迫切心情(这叫“初识”、“想情”)。如:

远看细妹顺路来,风摆杨柳好人才;

有心上前哇句事,旱田蛤蟆口难开:

望你笑笑转头来。

妹想阿哥好心焦,上山砍柴跌掉刀;

上桌食饭跌掉碗,不成相思也成痨。

继而试探与对方结交,对歌的诚意,为缔结婚姻投石问路。如:

糯米磨粉风吹开,倒杓滚水做一堆;

有心阿哥行当前,冇情阿哥闪当开。

翻来覆去歇不沉,打开光窗望天星;

只见牛郎会织女,不见阿哥来交情。

打只山歌试妹心,问妹嫁人唔嫁人;

妹会嫁人嫁给亻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,园中芥菜起了心。

(这叫“探情”)。相识过程的歌唱,是对歌双方,歌才较量的第一个回合。

2)盘诘:经过相识过程中的歌唱,相互有了建立感情的基础,具备了向下一阶段的可能性之后,彼此便借用各种问题进行盘结,包括姓名、住址、家庭情况、生产、生活知识、劳动态度、道德情操等等。如:

山歌咁好声咁靓,借问老妹嘛格名?

问妹住在哪只屋?等郎上下好来行。

远不远来近不近,妹信华坪村中心;

一把长弓是捱姓,名字安做五色云。

… …

这种盘诘,开始总是风趣、娱乐性的,甚或是挑逗、调侃性的,继而逐步深化,以达到借此为打好缔结婚姻的基础而进行深入了解的目的。有趣的是,在多数情况下,所问并非真意,所答也并非实情,它实质是一场赛智、赛德。如:

连妹唔到捱冇疙,留到铜钱过时节;

半斤猪肉四两酒,人人哇捱蛮舍得。

笑死人,笑死人,虾公笑出眼珠仁;

“小气吧天”过时节,亏你是个男子人。

(这叫“逗情”)

盘诘的歌唱,风趣、幽默,是双方人品、知识的考查,也是对婚姻、爱情、道德情操的检验。因此,它是用民族的审美观、道德观相互衡量的关健阶段。

3)钟情;通过“盘诘”阶段的考查,双方幸了了解,排除了感情民展道路上的若干障碍。只要对答合心,双方中意,他们便把倾慕之情,化作一片赞美之声:

妹子生得咁苗条,金边围裙围在腰:

进庙烧香神仙笑,下河洗手鲤鱼标(跳跃)。

阿哥把妹夸上天,初十月光还冇圆;

若到同哥团圆日,口吃酸梅也觉甜。

… …

(“赞美”);

此时,双方便进入了缠绵的蜜恋阶段。如:

高山栋上一兜茶,南风吹来会发芽;

哥妹两人打眼拐。唔消哇事开心花。

咁久冇见灯结彩,咁久冇见细妹来;

刚想妹来妹就到,灯花也开心也开。

(“连情”、“思念”);倾诉他们坚贞、挚纯真的情爱(忠贞)。如:

阿哥尽管心放开,细妹绝对不乱来;

花不逢春不乱发,好花单单等郎开。

唔怕死,唔贪生,唔怕血水流脚跟;

两人吊颈共兜树,死到阴间还要行。

… …

这个阶段的唱词,是最具光彩的部分,他们常用各种理想来纺织未来幸福生活的图画,、抒发他们对美满婚姻的遐想。

4)定情:通过以上阶段的歌唱和考验,为双方婚姻的缔结,打下了坚实的感情基础,便盟誓结好(“盟誓”);并交换信物,定下终身(“定情”)。

当然,以上这些程序的歌唱,还可细分,其内容的长短并无一定限制,它与感情的进展成正比。

爱情并非问题一帆风顺,也有失恋、猜疑、怨 情、反情,甚或断情,之后又有悔恨、怀旧、等待,直至破镜重圆式的“复情”等等。

这些情歌,在深邃的词意下,诉尽了青年男女在恋爱过程中的感受和复杂的内心活动,并表明了他们在选择配偶、组织家庭和繁衍后代的基本观念。它较之语言的说教更加深刻和有效。

考虑到此类山歌,浩如类烟海,数量惊人,在以上子项下,还应按兴国客家活的十八个韵部,依音序排列。这样分类,便做到了眉清目朗、井然有序。无疑,这对文学作者及山歌爱好阅、检索,将带来极大的方便。

2、叙事体情歌

这是以“寓教以乐”为目的,以爱情生活为题材的山歌。演唱场合大多在节日、聚会、喜宴等亲朋云集的大庭广众之间(一般都在庭院或宽敞的厅堂内演唱)。

它活跃于传统的各类礼俗活动之中。

此类“情歌”进入到礼俗场合,较之谣唱体情歌,性质和特色都起了相应的变化。其最大特点表现为歌唱内容的广阔和浩繁。一首歌少则上十句,多则数十句上百句,篇幅庞大。多数礼俗程序的后半部大多把歌唱主题引向爱情生活。它大大扩展了谣唱体情歌的内容,体现了特定环境下恋爱、婚姻发展的曲折历程。抒情、叙事并重,因而更具深刻的社会意义和艺术上的相对完整。它具有一定的情节和人物故事,比之“见子打子”的即兴演唱要系统和规范得多。它的演唱者也不再是一般青年男女了,而是由半职业歌手或职业歌师(俗称“觋公师傅”)担纲了。

其歌腔一般都较低回婉转、旋律流畅、起伏自然、节奏也较匀称规范,顿挫自然。大都具有纯朴平和的特点,变化对比不大。

此类山歌大多是以文学为主,音乐为辅。“重词轻唱”的现象较突出,甚至以说代唱,用节奏化的语言来表现内容,中间还可夹白,插科打诨。曲调则是由一、二个或三、四个乐句构成的基本结构,根据唱词的篇幅结构反复演唱,它具有很强的叙述性和说唱风格,所以,这种叙事体情歌,完全可以纳入说唱音乐的范畴。

这类山歌,通过职业歌师们富有更让演唱,把具有一定情节和人物故事,有声有色地唱给人们听,这种似说似唱,娓娓动听的情歌具有很强的艺术魅力,在民间广为流传的《藤缠树》、《树缠藤》、《倒牵牛》、《绣褡裢》等,一唱便是数小时,甚至通宵达旦,而人们听得津津有味,尤其是那些中、老年人,演唱结束后,党久久不愿离去。总之,情歌荟萃了兴国山歌的精华。歌词中形象生动的比兴、精确奇妙的用词、炽热的情感、优美的意境、常有的生活气息,堪称美妙绝伦。

二、生产、生活歌

生产、生活歌是兴国山歌中,最早、最重要的一种歌,也是兴国所有文艺形式中最先产生的一种形式。据有关文献及专家学者考证,这类山歌起源于秦代上洛山木客。

任何一咱民间文学,都有它发生、发展的生活土壤、社会环境和历史背景。古代兴国地方苍山如海,珍奇的参天古木遍地皆是,一群为营造阿房宫的山野中,岂不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对歌的自然环境吗?一声粗犷、高亢而又底气十足的“哎呀嘞”,便可穿越群山、产生山鸣谷应之气势,既可惊散凶禽猛兽,又可呼唤、鼓舞远山劳作的人们。这声在兴国山歌中具有独特地们的“哎呀嘞”,也许就是当年伐木者发自内的感叹和呐喊。

生产、生活歌是人民在劳动生产、日常生活中的产物。人们把生产、生活中的感受,把内的喜怒哀乐,用唱山歌的方式表现出来,借以抒发感情。如:

三月一过日子长,田中功夫乱忙忙;

莳得田来茶叶老,摘得茶来秧又黄。

这类山歌的特点是取材于生产、生活,直接为劳动生产服务。

应当指出,情歌,从广义上说也属生产、生产、生活歌。如:

作田要作大坵嬷,阿哥牵牛妹驮耙;

阿哥耙田妹脱秧,阿哥莳田妹送茶。

四月天子日正红,哥妹插秧在田中;

阿哥插来妹插去,插来插去两相逢。

生产劳动和日常生活,常常和爱情扭结在一起,很难截然分开,只是为分类方便,我们才把情歌从生产、生活歌中剥离开来。此类山歌也分谣唱体和叙事体两种。

谣唱体山歌如:

哇苦算作田嬷,黄莲树上挂苦瓜;

黄莲树下埋猪胆,从头苦到脚底下

莳田郎,郎莳田,日日照见水中天;

行行莳得咁直线,退步原来是向前。

…………

由于山区莳田、割禾、铲山、摘木梓、放牧、砍柴等劳动,大多都属分散式的单个人的独立劳动,便于抒发、吐露个人心声。所以在兴国山歌中,几乎找不到号令式的歌词。歌腔中也没有简明、急促、顿挫有力的节奏,其速度也较为徐缓。

随着生产、生活条件本身的复杂化,这类歌也在发展成进一步描写生产、生活过程,表现与劳动者思想感情有关的生活情态和风俗特征。从中反映出劳动者知识的增加和感情的不断丰富。它的演唱地点由山野、田间走向厅堂庭院,篇幅也由原来的四、六名扩展成较为庞大的特点,——这便是叙事体的生产、生活歌。如:“十二月长工歌”、“放牛歌”、节气歌、等等。叙事山歌反映出客家人淳朴的农本主义思想。

三、时政歌

兴国客家人唱歌从来都是有的放矢,从不无病呻吟。时政歌正是他们有感于切身的政治,如某些政治事变、政治措施、政治人物而表明的态度、抒发的感情。

时政歌在阶级社会中,尤其是阶级斗争激烈的年代,是劳动人民手中的一种锐利武器。它通过无情的揭露或者热情的歌颂,褒贬是非、评判功过、揭露丑类、颂扬光明,在政治上具有一定的认识和教育作用。如:
穷人头上三把刀,租重税恶利钱高;

剥皮抽筋又削肉,骨头熬出四两膏。

打只山歌骂皇天,天下事情颠倒颠;

财主三餐白米饭,长工一碗蕃薯根。

在时政歌中,此类揭露讽刺性的山歌较多,矛头所指从各个时期的最统治者( 如“骂光绪”)到他们的走狗、帮凶及一些具体的政策、规定。(如:“县官如同黄斑斑虎”、“屙屎也要上税钱”)可谓尖锐明快、淋漓尽致、态度鲜明。唱来让人解气、解恨。

颂歌是“苏区山歌”、“新民歌”的主体,它们是一种轻型武器。无论在革命战争时期或是解放后的社会主义革命、社会主义建设时期都很好地发挥了“团结人民、教育人民、打击敌人、消灭敌人”的作用。因此,苏区山歌在兴国山歌中具有特殊的地位。

在“扩红”运动中,兴国人民利用山歌进行动员、宣传,从田头山野到屋场,山歌不断。

在“韭菜开花一条心,当兵就要当红军”的山歌声中,“扩红”的气氛造得十分浓烈,一时间涌现出许多“父母送子、妻送郎、兄弟相争上前方”的动人场面,据统计,当时兴国23万人口中,参军参战的便达8万多人,故有“一首山歌三个师”的美誉。

兴国山歌,在动员人民参军参战,粉碎敌人的军事围剿、经济封锁、瓦解敌军士气、鼓舞红军斗志、巩固红色政权、为兴国人民创造“第一等工作”,发挥过巨大的作用,在中国文学史和音乐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。

解放后,人民翻身做了主人,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,在火热的斗争生活中,在一个个政治运动中,在每一个历史时期,兴国人民创作了无数山歌。歌唱中国共产党,歌唱人民领袖,歌唱老一辈革命家的丰功伟绩,歌唱新生活,表现了他们崭新的思想感情。他们的山歌和革命息息相关,血肉相连。记录着大量的革命史实,犹如一部浩瀚的革命史诗。所以,我们可以说时政歌是历史的活见证。

四、民俗歌

民俗歌有人称之为“风俗歌”、“仪式歌”等,是指和传统风俗密切联系的,在各种民俗性活动中和各种祀典上演唱的山歌体裁。兴国客家居住地,民俗山歌非常丰富,诸如在婚嫁、丧葬、求神、祭祖、建新屋、迁新居、祝寿诞、迎宾待客、新春灯彩等活动中演唱的婚礼歌、哭嫁歌、怀胎歌、血盆歌、上梁歌、安大门赞、贺新屋歌、灯彩唱赞等等,都属民俗歌的范畴。那一首首风格各不相同的风俗歌,就象是一幅幅各具特色的社会风情画。

其音乐虽然由于演唱的场合、内容的性质的不同,形成不同的性格特点,但因为它不仅总是在特定的民俗活动中,而且常常伴随着一定的仪式演唱,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,都必须和特定活动的环境和气氛相适应。如“添丁赞”的欢快、喜悦,“血盆歌”的凄凉、悲哀即是例证。大多数的民俗歌节奏都较单纯平稳、自然从容,变化对比不大。演唱形式多种多样,有独唱、对唱,一领众和等。有坐着唱,也有来回走着唱的,还有边唱边舞并穿插种种表示神仙附体、降妖捉鬼之动作。

这些民俗山歌有不少含有“安贫劝善”的宿命观念,也有宣扬三从四德、宣扬迷信鬼神的、金钱是万能的、及时行乐的等等,无疑这是民俗山歌中的糟粕。但对那些仍有积极意见的,我们完全可以批判地吸收、借鉴。比如《十拜寿》是劝人孝敬父母、和睦家庭的,《灯彩唱赞》是祈求家业兴旺、五谷丰登,表达人们渴望过上幸福生活的良好愿望的。还有男婚女嫁、新屋落成、寿诞喜宴时的祝赞歌,往往也是兴国客家人对未来的祈盼和美好祝愿。

五、特形歌

兴国山歌的表现方法丰富多样、异彩纷呈。所谓特形歌,是指这些山歌具有多种格式体裁和表现手法,各自具有特别之形态,构成了它们的独特的艺术风格。

现略述于后;

1、黄鳅咬尾又叫“咬尾巴”、“尾驳尾”。这是一种“连锁”(也叫“顶针”、“连珠”)表现方法,当人们对歌时,彼此原封不动地(或仅改变个别词语)把对方山歌结尾句作为自己应答山歌的开头句,是句子的顶针,取韵按意,一韵到底。请看梅州歌王与兴国歌手的一段“咬尾巴”:

梅:重阳菊花年年开,兴国又摆山歌台。

亻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 在梅州得到信,专程学习取经来。

兴:你哇学习取经来,端凳上楼唔使梯(推)。

梅州歌师来兴国,多多指教才应该。‘

梅:多多指教才应该,恐怕今日难下台。

裁缝师傅靠尺寸,唱歌之人靠肚才。

兴:唱歌之人靠肚才,井水越舀越有来。

刚才听你一开唱,唱得神仙出蓬莱。

梅:唱得神仙出蓬莱,听你唱歌好口才。

亻   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 若唱得天落雨,你就唱得雷公来。

兴:唱得雨水雷公来,春雨浇得百花开。

兴国梅州客家地,客家山歌滚滚来。

梅:客家山歌滚滚来,千年传唱永不衰。

明年梅州山歌节,请你参加打擂台。

兴:你哇请亻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打擂台,拜师学艺亻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会来。

客家文化是珍宝,客家山歌传万代。

…………

这种形式要求对歌双方不能随意变韵离题,这些顶针的句子,恰似一条无形纽带,将众多的形象群钩连来,串起了对歌双方的语言珠玑。这种唱法,可以围绕一个中心、阐发、深化主题,淋漓尽致地抒发各自的感情,达到难分难解的地步。一场好的“咬尾巴”,往往能给人以丰富多彩的生活知识,妙趣横生的文学语言,给人以美的享受。正因为这种特形歌的演唱难度较大,要求歌手具有较高的创作素质和即兴才能,所以群众对这种形式倍加喜爱。

2、捡脚跟,是把对方山歌结尾句的最后一个词(或词组)用作自己应答山歌开头句的第一个词(或词组)。上递下接,紧密相扣,可以随意转韵。如:

男:梧桐树上凤凰鸣,百鸟朝凤到树林。

好比山歌一开唱,林间树树赛可歌声

(“人辰”韵)

女:歌声一起万人和,问郎山歌有几多?

你会撑篙划浆,撑篙划浆下大河

(转“梭波”韵)

男:大河涨水浪滔滔,水深唔敢乱下篙

(转“腰条”韵)

…………

它和“咬尾巴”都属“顶针”修辞法,但两者又有明显的区别。前者是句子的顶针,后者是词语的顶针;前者要求一韵到底,后者则可随意变韵易辙。如上例,男方开唱时用的是“人辰韵”,女方接唱时转成了“梭波”韵,男方再接唱时便成了“腰条”韵。“歌声”与“歌声”衔接,“大河”与“大河”相续。彼此对歌虽然频繁换韵,却因有了这些顶针的词语做红线,使歌中的众多形象水致成为散珠屑玉,而成为整体画面。借助这些顶针的词语作挈领,组成急促,紧凑的节奏,使形象更为鲜明,意思更为集中,语气更为连贯,把彼此对歌,逐步推向高潮。

3、锁歌又叫“猜问歌”,是由客家童谣、谜语演变而来。提问者曰“装锁”,回答者曰“开锁”。有一首猜一事物的。    如:

问:会打锁歌莫称刁,阿哥捉到一只雕,

请你老妹猜下子,介只雕子几根毛?

答:会打锁歌敢称刁,子论只不论毛?

除非阿哥咁闲得,吃饱饭来数雕毛!

有一首猜二、三事物的:

问:嘛格长长象条街?街上嘛格闹猜猜?

落雨之是冇滴水,天旱时节水浸街。

答:水车长长象条街,龙骨转动闹猜猜。

落雨之是冇滴水,天旱时节水浸街。

问:会打锁歌莫逞刁,一山更比一山高。

哪个做得倒吊屋?哪个造得八卦桥。

答:会打锁歌逞得刁,高人面前也逞高。

黄蜂做得倒吊屋,蜘蛛造得八卦桥。

问:会打锁歌莫逞强,嘛格上圆下四方。

嘛格内圆方在外,嘛格外圆内四方。

答:会打锁歌逞得强,谷箩上圆下四方。

罗盘内圆方在外,铜钱外圆内四方。

也有每句猜一事物的:

问:嘛格弯弯弯当拢?嘛格就象弹棉弓?

嘛格冇嘴有耳朵?嘛格冇咀有鼻公?

答:牛轭弯弯弯当扰,犁沿就象弹棉弓。

犁壁冇嘴有耳朵,犁包嘴冇咀有鼻公。

设锁力求形象、风趣,开锁则要求机敏、准确。如此一问一答,即问即答,表现了兴国客家人的聪明才智。

4、丢关音,有人称为“丢江点”。这是由情歌中衍生出来的一种独特形式。男女双方互相打哑谜、考灵翻、考肚才。出谜者称为“丢关音”,解谜者谓之“解关者”。这种“关音”,绝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谜语。它有自己独特的结构方法。类似于暗语、隐语、潜台词,又类似于歇后语。介于数者之间;在此基础上进行谐音、谐意。如“花边拿来塞台脚”其表层含意是“四边有银”,可谐音为“四边有人”;又如“锁匙吊在云当中”,可谐意为“开天”。例如:

男:十八妹子嫩妖娥,十人见了九人谋。

丢只关音妹晓得,阿哥想妹想到哩。(谐音“想倒梨”)

男:昨日见妹在竹丛,偷眼一看好笑容。

丢只关音妹去解,高岭岖壁溜竹筒。

女:情哥住在对门排,邀妹上岭去砍柴。

介只关音妹晓得,喊妹上岭快速来。

“高岭岖壁溜竹筒——快速来”这种谐意颇似歇后语。

“丢关音”,要求演唱双方,有丰富的阅历知识,又要聪慧过人,才思敏捷。水平较高的歌手,可在短短的四句山歌中,前两句解对方关音,后两句则向对方丢关音。如:

男:槎子开花枝打枝,久闻老妹有情义。

丢只关音妹去解,芋田豆角冇“豆利”。

女:芋田豆角冇“豆利”,老妹同郎有搞意(“绞芋”)。

关音丢只郎去解,大路头上晒“毕叽”。

男:大路头上晒“毕叽”,今日大路碰到你(尼)(“毕叽”又叫“毕叽尼”,尼,谐音你)

关音丢只你去解,长把灶箩背畚长箕。

女:长把灶箩背畚箕,捞漂阿哥就来哩。(漂 ,一种水生浮萍,可作猪饲料,漂,与嫖谐音。捞漂阿哥,即来连妹的男人)

关音丢只你去解,伏天冇水来润芋。

男:伏天冇水来润芋,阿哥连妹瞄到哩(苗倒了)。

郎心合得妹心到,有情有义结夫妻。

这种答丢一体的特形歌,环环相扣,因而演唱起来,唤起听众共同参悟思索的兴趣。一旦被歌手解开,常能使听从有茅塞顿开,情趣盎然之感。很受群众欢迎。

5、叠字歌,它在文学上有其独特风格,具有重言复唱之美。包括叠字,叠词,在一首歌中至少有一处以上要重复相同的字或词,去表现不同的事件内容,可深化相同的内容。有每句两叠的,也有每句三叠的。其结构排比工整。叠字、叠词而不叠意。主要起强调作用,可调歌词中的某些关键成分,使中心更加突出。通过叠字、叠词的运用,达到情与景的交融和意境与主题的升华。如:

白白嫩嫩亻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唔贪,乌乌赤赤亻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唔嫌。

阿哥好比乌桐子,较甜。

妹招郎,嫁妆。

风尚,娘住

风风雨雨志要坚,艰艰难难莫闪边。

平平凡凡本是好,安安稳稳得自然。

…………

这种形式如运用得好,情味浓郁,为群众所喜爱。反之,则近乎文字游戏,令人兴味索然。

6、逞强歌,也有人称之为“斗歌”、“吹牛歌”。具有逞强好胜,互不示弱,不甘居下风的特色。有逞歌才的、逞本领的、逞劳动的、逞各种能力的等等。语言夸张,气焰张狂,有一股非压倒对方不可的气势,具有一定的趣味性和娱乐效果。如:

甲:手打锣子上擂台,阿哥同亻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比歌才。

看你象只黄斑虎,大胆敢到村中来。

好比虫另子跳田堪,当心跌歪介张咀。

乙:高山斫竹尽尾裁,要见高低比过来

唔怕你有咁高大,冇嘿亻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格帮饭菜,

好比瓦烧烟筒斗,着力唔经两个啄。

甲:凉伞烂了骨子真,大象倒地千多斤,

唔怕你是孙猴子,亻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是南海观世音,

给你套只金箍咒,头晕脑痛打“丁丁”。

乙:有力唔要逞英雄,会唱唔要逞灵通,

强中还有强中手,恶蛇也怕蜈蚣虫,

草蜢莫同鸡公斗,赤脚莫来钻勒蓬。

………

又如:在一次山歌擂台赛上,七十多岁的老山歌师邱隆春与年轻歌手郭德京的一段即兴斗歌,令人印象深刻:

邱:佢就下台亻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上台,站到台前笑颜开;

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唱山歌几十年,就想坐桩打擂台;

哪个敢来赛几只,台上捡碗带筷来。

郭:唱歌唔消侃大话,莫逞你是老行家;

自古英雄出少年,人到老时才情差;

会唱几只锼歌子,七搭八搭冇“顺车”;

好比台上粉丝样,唔经(亻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)筷子两夹叉。

邱:你若冇邪定有癫,饭曾瓦冇盖气冲天;

将比深山乌桐了,红格冇亻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黑格甜;

辣椒越老越加辣,桃子越老越较甜;

十字街头卖蒲杓,还要(亻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)老格更抵钱。

郭:是好是歹不用慌,两家山歌斗一场;

老姜冇(亻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)子姜辣,老蒜冇X嫩葱香;

一旦新官来上任,老官自然要退堂;

自古老辈让后贤,请你下台亻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坐桩。

……

7、猜诂歌,又称谜语歌。“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够发出现美来”,这就是兴国猜诂歌的本领。其常用的一个手法是在比较中,选择其它事物不具备的特征或不可能发生的现象来描写,而这个恰恰是本事物的特征。这样表现可以引起猜者的好奇心理。如:

新做大屋冇上梁,同胞兄弟各爷娘;

容易年少容易老,恩爱夫妻不同床;

大官大员都做过,可惜官运不久长。

又如:

你用枪打冇窟窿,你用麻强绞不拢;

你用利刀斩不断,八十公公咬得动。

再如:

世上有件无价宝,不论哪个离不了;

你想看佢看不见,你想摸佢摸不到;

别人用得多,自已用得少;

若问宝贝在哪当,就在各人身边找。

上三例,所说的事物,似乎是互相矛盾,世间好象根本没这样的事。但,猜呀、猜呀,一旦有人揭开谜底,第一则是“演戏”,第二则是“水”,第三则是“姓名”,人们才恍然大悟,惊叹谜面的奇巧,这才叫“出人意料”之外,而又“合乎”情理之中。民间流传有大量的猜诂歌,大都形象精巧,极有魅力,充分展现了兴国客家人的创作才华。

8、乱弹歌,这是戏谑性山歌,以供人娱乐为主。通篇看来,全是荒诞无稽的不经之谈,只给人逗笑取乐而已。但要注意有趣味而不低俗,才能使人笑得健康、怡悦。如:

从来唔唱“舌谎”歌,风吹磨石下大河;

隔壁邻舍女恭 赖子,女恭 了老弟女恭 阿哥;

昨日放鸭上高山东,火烧岭上捡田螺;

捡只田螺三斤半,挑出肉来四斤多;

爷老讨亲崽扛轿,看稳外公讨外婆。‘

……

此外,尚有拆字、组字、药名、地名、数字等编成的特形歌,但其局限性较大,编得好的不多,恕不一一列举。